您現在的位置:寄香港 到集運倉 > 時事政治 > 時政熱點 > 生態 >

時政熱點:物種保護 為長江添活力

2021-01-12 10:50:58| 來源:人民日報 田豆豆 鬱靜嫺 徐 靖 申智林

導語:中公時事政治頻道更新國內國際時事政治熱點,並提供時事政治熱點、時政模擬題、時事大事記及時事政治熱點彙總等。今天我們關注--時政熱點:物種保護 為長江添活力。

5年來,長江物種資源保護相關制度不斷健全、力度不斷加大,一些珍稀物種種羣數量下降趨勢得到初步遏制。

制訂保護方案,留住“江豚的微笑”;開展野外放歸,保護揚子鱷……當前,沿江省份加大力度保護珍稀物種,接下來,多地多部門還將按照《長江保護法》有關規定,全面落實瀕危物種相關保護工作。

2020年下半年,湖北武漢市民發現,和野生江豚“見面”的機會變多了:9月的一天早上,曹穎到漢陽江灘足球場一帶散步,發現有江豚躍出長江江面,她一口氣錄了十幾段視頻,拍到了“江豚與黃鶴樓同框”的畫面;10月的一個傍晚,鸚鵡洲長江大橋江波中有江豚躍出水面,市民萬鵬立刻拿手機拍下視頻……

長江擁有獨特的生態系統,分佈有4300多種水生生物,其中魚類400多種,有170多種為長江特有種。近年來,在湖北、安徽、湖南等沿江多地,江豚、揚子鱷、麋鹿等珍稀、瀕危物種受到嚴格保護,有的種羣數量下降趨勢得到初步遏制,有的種羣數量逐漸增加——長江,正變得越來越有活力。

為了留住江豚,江城武漢制訂專門保護方案

“女士,目的地到了。請問‘白’後面那個字念什麼?”前不久,當記者到達位於武漢市的中科院水生所白鱀豚館時,網約車司機指着“白鱀豚館”4個字問。

白鱀豚已經被宣告“極可能滅絕”多年了,“鱀”字對一些人來説也成了生僻字。世界第一頭人工飼養成功的白鱀豚“淇淇”在這個白鱀豚館生活了近23年,於2002年離世。白鱀豚的離去,讓科研人員更加重視對長江江豚的保護。

“在實驗室研究人工繁育技術固然重要,但保護好江豚的野生種羣和棲息地,才能避免江豚成為第二個白鱀豚。”中科院水生所研究員王克雄説。值得慶幸的是:2020年8月以來,武漢相關單位已多次接到市民目擊長江野生江豚的報告。

據介紹,上世紀90年代,長江中生活着的野生江豚有2700多頭,2006年、2012年、2017年農業部門、中科院的3次大規模長江豚類科考,結果分別是:1800頭、1045頭、1012頭。這3次科考中,研究人員都沒有在長江武漢段發現江豚。

江豚的繁殖能力較強,不必像中華鱘等洄游魚類一樣到固定地點繁殖,但為什麼種羣數量還是快速下降?研究發現,人類活動的干擾是重要原因:由於以往人類捕魚區域和江豚捕食區域高度重疊,江豚食物來源減少;電捕魚、滾鈎、密網等非法捕魚工具,則對江豚造成直接威脅;來往船舶的水下噪聲和高速螺旋槳等也對江豚造成影響。

2020年下半年,為實現“江豚迴歸江城”,武漢市政府下發《武漢市推進長江江豚重返武漢城區江段工作實施方案》,出台10條硬措施推進江豚保護。

“其實,武漢市民多次目睹的江豚只是‘路過’武漢,並不是常年棲息在長江武漢段。”中科院水生所研究員郝玉江説,2020年汛期,由於長江水位大漲,武漢不少沙洲和淺灘被洪水淹沒,加上長江武漢段全面禁捕,沙洲和淺灘魚多草多,又沒有人為因素干擾,所以吸引了江豚來此覓食。

為確保江豚食物充足,武漢持續強化長江武漢段禁捕工作相關執法檢查;為解決江豚棲息地問題,武漢組織長江江豚棲息江段建設論證,有針對性地開展長江江豚棲息江段建設。比如改造一定比例的城區固化岸帶,使之更加自然化,促進小型魚類自然增殖等;進一步提升沙洲自然岸帶環境質量和水文條件,優先實現天興洲、白沙洲水域長江江豚迴歸和較長期停留。武漢還組織開展船舶航行限速試點,保護相關水域的長江江豚免受船舶噪聲的傷害。

揚子鱷、麋鹿等物種種羣數量逐年增長

2020年9月,安徽宣城市廣德市揚子鱷巡護員在溝連凼水庫揚子鱷放歸點發現兩個新的鱷魚洞。這兩個洞位於同年5月20日廣德市揚子鱷放歸日活動現場邊的土坡上。據介紹,結合多次觀測到揚子鱷棲息活動的情況,可以判斷放歸的揚子鱷已認可此水域環境,溝連凼水庫濕地成為放歸揚子鱷的新家園。

揚子鱷已經在地球上生活了2億多年,曾廣泛分佈於長江中下游地區。因自然環境變遷與人類活動干擾,其分佈範圍逐漸縮小,種羣數量鋭減。到上世紀70年代末,野生揚子鱷總數已不足500條,零星分佈於皖東南地區和皖、浙交界地帶。

為拯救這一珍稀物種,我國把揚子鱷列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並相繼建立了人工繁育中心和自然保護區。位於宣城市的安徽揚子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主要保護對象是揚子鱷及其棲息地。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保護區共進行了7次較全面的揚子鱷資源調查。最近一次即2018年野外調查發現:該保護區範圍內實見野生揚子鱷113條,較2015年調查實見的63條有較大幅度增長。

據介紹,該保護區有序推進揚子鱷野外繁育研究和野外放歸,於2003—2020年分16次將508條人工繁育的揚子鱷放歸野外。其中,2019年,安徽首次實現揚子鱷規模化放歸,當年野外放歸了120條人工繁育的揚子鱷;2020年,野外放歸揚子鱷達到280條。根據放歸以來的持續監測、調查,並結合最新的衞星定位追蹤數據分析,絕大部分野放揚子鱷已適應野外環境。

冬日的洞庭湖,水面平靜。在湖南東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保護區管理局副總工程師宋玉成乘着小船,一路追尋麋鹿的蹤跡。

“快看,麋鹿的腳印還很清晰,鹿羣應該就在不遠處。”洲灘近水處,宋玉成有了發現。但眼前的濕地上蘆葦滿布,船行無路,人很難過去。宋玉成不慌不忙,他升起無人機,果然,四五百米外,一個不小的鹿羣正在遷徙。

“冬季,是對鹿羣進行監測的好時機。”宋玉成説,2015年,保護區內的麋鹿還只有113頭,幾年發展下來,目前已有210多頭。除去為增加遺傳多樣性、從江蘇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和北京麋鹿苑兩地引入並投放的28頭,東洞庭湖自然保護區的麋鹿近5年一直以年均17頭左右的數量在增加。

如今,湖南東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每年都要聯合岳陽市森林公安局等單位,對麋鹿集中棲息區域尤其是高水期麋鹿的棲息和遷徙區域開展8次以上的集中巡護。宋玉成要將監測到的麋鹿種羣數量、種羣特徵、分佈區域和遷徙規律等記錄下來,以便更好地掌握麋鹿動態,為科學保護提供數據支撐。

瀕危物種相關保護工作將全面落實

“長江水域生態環境一度持續惡化,水生生物資源呈現急劇衰退趨勢,中華鱘、長江江豚、長江鱘等珍稀瀕危物種的自然棲息生境遭到破壞。”農業農村部長江流域漁政監督管理辦公室有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農業農村部先後發佈實施中華鱘、長江江豚、長江鱘等保護行動計劃,組織成立相應物種保護聯盟,推動開展中華鱘“陸—海—陸”接力保種,加大長江江豚遷地保護力度,努力重建長江鱘野外種羣。5年來,長江水生生物資源養護制度不斷健全。

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加強長江水生生物保護工作的意見》;2019年,由農業農村部牽頭,國家發展改革委、公安部等部門共同組成的長江水生生物保護暨長江禁捕工作協調機制正式運行;2020年底,“農業農村部長江流域水生生物資源監測中心”掛牌成立;2020年1月1日起,長江流域332個水生生物保護區率先實現全面禁捕;2021年1月1日,長江流域重點水域開始實行10年禁漁……

近5年的監測顯示,長江部分漁業資源量呈現逐步恢復態勢,長江中游監利江段四大家魚苗徑流量已由2015年的5.1億尾增至21.9億尾;長江中下游江豚羣體出現的頻率顯著增加。“十三五”期間,各地共舉辦各類增殖放流活動1.2萬次以上。在長江,5年來共投入增殖放流資金13.42億元,放流水生生物苗種265.51億尾。

目前,除中華鱘外,長江其他珍稀水生生物資源下降趨勢得到初步遏制,但資源瀕危狀況沒有改變,保護形勢依然嚴峻。

“長江水生生物保護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多方配合、久久為功。”農業農村部長江流域漁政監督管理辦公室主任馬毅表示。目前,農業農村部正在會同國家發展改革委編制《長江生物多樣性保護工程建設方案(2021—2025年)》,接下來將結合貫徹落實《長江保護法》有關規定,全面落實瀕危物種相關保護工作。

原標題:物種保護 為長江添活力(大江大河·長江保護這五年)

文章來源://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21-01/12/nw.D110000renmrb_20210112_1-14.htm

[聲明]本文僅供學習交流使用,不構成商業目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繫,我們會馬上處理。

更多相關信息請訪問中公時事政治

(責任編輯:liqian)

免責聲明:本站所提供試題均來源於網友提供或網絡蒐集,由本站編輯整理,僅供個人研究、交流學習使用,不涉及商業盈利目的。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繫本站管理員予以更改或刪除。

猜你喜歡 換一換  

微信公眾號
微博二維碼
諮詢電話

400 6300 999

在線客服 點擊諮詢

投訴建議:400 6300 999